第06版: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从百年党史中汲取政治营养
唐溪不受密饷
守正创新 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
培肥地力保丰收
学好党史 让开拓创新成效更加突出
勇于担当迈新步 协同发力开新局
 
返回首页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6月11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唐溪不受密饷

◆ 华而实
 

唐僖宗中和二年(公元882年),三川节度使、检校太师陈敬瑄在指挥三川兵马镇压阡能领导的邛州农民起义之后,在邛州张贴告示,说所有阡能等人的亲朋党羽都不予以追究问罪。不久,邛州刺史申报抓获阡能的叔父阡行全家三十五人,囚在狱中,请求将他们正法。陈敬瑄就此征求孔目官(掌管文书的吏员)唐溪的意见,唐溪回答说:“您已经张贴告示,下令对阡能的亲友不再问罪,可是邛州刺史还是把阡行全一家逮捕,这里面一定有原因。现在若是把阡行全一家杀掉,不但会使您失信于民,我还担心会导致阡能的党羽再次纷纷起兵谋反!”

陈敬瑄听从了唐溪的话,派遣押牙牛晕前往邛州,在州衙门口召集众人,打开阡行全一家人的刑具且释放他们,并顺便询问他们为什么被刺史抓起来,从而得知果然是因为阡行全家里有肥沃的田地,刺史想要收买,阡行全不同意,刺史便因此怀恨在心。了解到真相的陈敬瑄传召邛州刺史,要对他治罪,邛州刺史忧惧而死。

后来,阡行全听说他们全家是由于唐溪的一番话而免于治罪,于是派人暗地里给唐溪送去一百两蚀箔金(纯金片)酬谢。不料唐溪因此大怒,他对来人说:“你们全家能够生存,都是陈太师仁慈开明,哪里有我什么事,你是在向我送祸呀!”说完当即把阡行全送来的金子全都退回,斥责并赶走了送金之人。(据《《资治通鉴·唐纪七十一》)

唐溪对阡行全一家三十多人有救命之恩,“行全闻其家由溪以免”,事后派人送金酬谢合情合理,而唐溪“施恩”之前并未有任何人请托求情,更无收贿之事,因此他完全可以坦然收下这笔酬金。不料他不喜反怒,“‘此乃太师仁明,何预吾事,汝乃怀祸相饷乎!’还其金,斥逐使去。”把功劳算在“领导”身上(其实如果不是他的建言,结局很可能相反),继而坦言“受金得祸”,可谓言之凿凿,拒绝有理;最后退还密饷,并且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,何等的正气凛然!

或许有人会以为唐溪胆小怕事,担心接受蚀箔金会招灾惹祸,故避之唯恐不及。其实不然,唐溪这样做,鲜明地表现出一个公职人员所应该具备的“勤以为民”“廉以律己”的本色。柳宗元言:“盖民之役,非以役民而已也。”意思是说,凡是在地方上做官的人,都是老百姓的仆人,并不是奴役老百姓的官老爷。仆人为主人尽职尽责做了他应该做的“分内”之事,难道还需要主人来感谢吗?唐溪应该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他才能在关键时刻出以公心,仗义执言,为民解忧,而且事后不受密饷,不图报答。

唐溪不受密饷,表现的是他的崇高品质,他以饷金为祸的独到见解,更值得后人深刻理解。毋庸讳言,当今时代,“谢恩私门”的事依然时有发生。而一些号称“人民公仆”的官员,为群众做了一点好事就自恃有功,喜欢赞声盈耳,对五花八门的“感谢”来者不拒,有的甚至公然索取好处。如此官员,比起一千多年前的唐溪来何啻天壤!希望他们见贤思齐,以唐溪这个古代的区区小吏为镜,真正从“官本位”的神坛上走下来,诚心实意地当好“公仆”角色,做到知其职,尽其责,公平公正地为民办事,清廉自律,成为真正受群众欢迎拥戴的优秀干部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
中共景德镇市委机关报 景德镇日报社出版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36-0012 邮发代号43-5007  地址:景德镇市广场北路501号 邮编:333000 新闻热线:0798-8286203
所有内容为景德镇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