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版: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森林公园
严台问茶
永葆童心
瑶 里
读书是一树花开
因为有你
听 雨
母亲的“助考”方式
 
返回首页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6月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母亲的“助考”方式
马亚伟
 

那年我要高考了,我对母亲说:“妈,我今年要考大学了,家里的活儿少让我干点儿。”母亲头也不抬,依旧收拾着手里的东西说:“考呗!碍着干活什么事?”

我知道,在父母看来,高考没什么了不起,就像一场热闹繁忙的秋收一样,势必要忙上一阵。十年寒窗,不过就像他们年年进行的农事一样,播种过,耕耘过,总是要看到最后的收成的。

那时候我们住校,两周回家一次。每次回家,母亲都使唤我干这干那,去田里帮着浇地,在家喂猪喂鸡。那次,我气呼呼地说:“人家要高考了,时间多紧张,哪还有功夫干这些闲事!”母亲劈头盖脸来了一通:“什么是闲事?合着我一天到晚干的都是闲事。不干这些闲事,你吃什么,喝什么!”我心想母亲一个农村妇女,哪里懂得高考是多么要紧的事。

在吃饭上,母亲从来没给我开过什么小灶,也没有专等我回家改善伙食。只是那年的鸡蛋特别多,吃都吃不过来。母亲说:“今年养的鸡多,鸡蛋有的是,你吃完,剩下的再带去学校吃。”

高考临近了,很多同学的家长都来学校看孩子。家长带了一大堆好吃的,千叮咛万嘱咐,看着有的同学在父母面前撒着娇,我羡慕极了。我的父母一次也没来看过我,那次学校让带一个证件,父亲也是托同村一个同学的家长捎来的。

麦收季节,我回家一天,本打算好好复习功课。一大早,母亲就喊我:“快起床,跟着下地割麦!”我嘟囔着:“都什么时候了,我还要复习呢,还让我割麦?”母亲说:“啥事有割麦要紧!”

下了地,一边割麦,母亲一边说:“今年你就毕业了,家里就有个帮手了,秋收就能帮上忙了!”母亲的语气里,分明是在说,我今年考不上大学,必然会回家务农。我不服气地说:“妈,你怎么说这么扫兴的话。你怎么知道我考不上大学,这几回模拟考试我都是全年级前三名,连老师都说我肯定能考上。”母亲说:“我也就这么一说。到时候你就使劲考呗,考上考不上都不重要。”

进了考场,我心里觉得非常坦然,没有像那些背负着父母满心期望的同学那样紧张。考场上,我还想起母亲说的话:“使劲考呗,考上考不上都不重要!”考场上的我,就像父母收割庄稼一样从容镇定。

那年,我真的考上了大学,母亲高兴得欢呼起来。一向冷淡的母亲,好像从来没有那么兴奋过,我觉得有些奇怪了。

后来,父亲告诉我,母亲是在故意用忽略我的方式帮我缓解高考压力,因为那年我舅舅参加高考就是因为压力太大而落榜的。我又听妹妹说,那年的鸡蛋,父母一个都没吃过,连妹妹都没吃过几个,全都让我吃了,带走了。粗心的我,在家没吃几顿饭,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。原来,母亲是在用特殊的方式帮我备战高考。

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爱。因为爱儿女,会把母亲所有的智慧都激发出来,所以天下的母亲,个个都是蕙质兰心。她们以爱为锦囊,巧妙使出她们的“三十六计”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
中共景德镇市委机关报 景德镇日报社出版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36-0012 邮发代号43-5007  地址:景德镇市广场北路501号 邮编:333000 新闻热线:0798-8286203
所有内容为景德镇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