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版:
3上一版
 
七 月
七月的颂歌
村里的二毛
最 喜 夏 季 听 雨 声
人生如棋
种 满 母 爱 的 菜 园
漫话昙花
 
返回首页 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年7月1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种 满 母 爱 的 菜 园
王淑芹
 

“一畦春雨瓠儿菜,满架秋风豆角花。”每每想起这两句古诗,母亲的身影和她的菜园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母亲是个闲不惯的人。几年前,因为她身体的缘故,家里人不再让她下地干农活了,可她除了操持家务就是织布,还在房前屋后的几块空地上种上菜,围上篱笆,俨然成为了菜园。几尺见方的地方有的种上韭菜,芫荽;有的种上豆角,黄瓜;还有的种上几棵茄子、辣椒啥的。

平日里家里只有她和父亲两位老人,种的菜自然吃不了。每次我和弟弟回家,她都是给我们带上自己种的各种新鲜蔬菜,有的甚至都择好洗净了。我们自然会高兴的带走,知道虽然不缺少这些蔬菜,但唯恐辜负了这份沉甸甸的恩情。她还经常给邻居送菜,她说:“自家吃不了,不送人可惜了,他们家家人口都多,用得着。”不仅如此,家里院子里的杏树、葡萄、石榴果实成熟了,她也会送给邻居们。

母亲把种菜当成了乐趣。秋后撒上菠菜种子,给韭菜畦盖上农家肥;清明前后,剜了青黑肥厚的菠菜,割了香嫩宜人头茬韭菜,掰了香气扑鼻的椿芽,她早早的搭起小拱棚种上黄瓜、丝瓜,豆角。一过五一节,爽口的黄瓜、鲜嫩的丝瓜、美味的豆角让人品尝后都啧啧称赞。每到这时候,听到大家夸赞后的母亲都会笑得格外开怀,这当然是属于她的幸福时刻。

夏天到了,除了茄子、扁豆、西红柿等菜,母亲还别出心裁地种上苦瓜和曲曲菜、油菜等叶菜,她说:“夏天天热,人们容易上火,多吃蔬菜败败火有好处。”她种的吊冬瓜、长南瓜也总是比别人结得多,结得大。有时邻居们问起有啥窍门,她总是笑笑说:“没有啥窍门,可能是我闲工夫多吧。”

母亲还是个爱美的人。在庭院里、菜园边,不仅有果树,她还会种上些花花草草,并且年年不同。前年撒的是太阳花,五颜六色的小花朵让倍感到温暖;去年种上了几棵臭腊梅,那橙黄橙黄的颜色惹人瞩目;今年她又栽下几丛夹竹桃,那红红的秸秆,粉色的花朵垂涎欲滴。记得她还种过鸡冠花、菟丝子呢。

现在想来,菜园的美,时而轻盈,时而厚重,时而流动,时而凝固,时而清新,时而浓艳,时而低调,时而张扬,时而淘气,时而乖巧。菜园里任何一朵花蕾,一只昆虫,一片菜叶,一棵小树,一个棚架,一只飞鸟,恬静的,噪闹的,都无一例外地构筑成菜地最鲜活的灵魂,最动感的情愫,最朴素的色彩。动中有静,静中有动。奔放与清幽,都是菜园一种富有思维的存在。那些瓜果菜蔬的名字,似乎熟悉乡村间亲切的星星点点的灯光,熟悉那些似雾飘浮的炊烟,也不知不觉中和童年的味蕾深深地融合在一起。那些与菜园有关的农活工具,簸箕、扁担、锄头、菜篮,也一一呈现于记忆的画面,闪亮出曾经久违的风姿。

种满母爱的菜园子,温暖了我们的一生,一季季的瓜果蔬菜,一季季的香色观览,一季季的生活阅历。母亲的菜园子就是乡村发髻的一枚精致的发簪,乡村,除却桃红柳绿,还有什么能和丰盛的园子相媲美?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
中共景德镇市委机关报 景德镇日报社出版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36-0012 邮发代号43-5007  地址:景德镇市广场北路501号 邮编:333000 新闻热线:0798-8286203
所有内容为景德镇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