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版: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风筝的灵魂
柳笛横吹
桐花世界 的乡愁
在春天有一棵树不动声色
 
返回首页  
3上一篇 2019年4月15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桐花世界 的乡愁
□ 刘福田
 

下班路上,寻着一股熟悉的香气,抬头看见一棵高大的梧桐树花开荼蘼,淡紫色的花朵缀满枝头,肆无忌惮地笑脸向我。心里蓦然一怔,故乡的梧桐满树繁花了吗?

仲春桐花香,深夕映繁星。故乡家家户户喜栽梧桐,不管院落大小,总有梧桐的一席之地。最初的老屋如一条狭窄的巷子,前院和后院稍大,前后院之间靠墙座落着几间配房,仅留有两三米宽的过道。爷爷曾告诉我,房子建成那年,他在前后院各栽一棵梧桐。我童年时,梧桐已叶茂参天,华冠蔽日。

多少个春日落雨的清晨,被鸟儿清脆的啁啾鸣声闹醒。穿衣出门,呀!一夜之间,满树的梧桐花已吹响紫色的喇叭。蒙蒙细雨中,花儿们笑傲枝头,清新可人,浓郁的花香溢满小院的角角落落,丝丝缕缕直入肺腑。许是花香醉人,我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,揉揉冒着鼻涕泡的鼻子,站在树下痴痴地望着。小小的我就那样望呀望,眼睛发酸也看不到桐花的尽头,总以为梧桐已刺破苍穹直上云霄,顺树可爬上天吗?我抱紧树干,用尽全身力气试图爬上树去,湿滑的树干让我一次又一次跌坐在冰冷的泥水中。我毫不在乎,也不泄气,只为心中那个念想。直到奶奶赶来,强行将泥猴似的我拖走。奶奶疼爱地嗔骂我,我嘻嘻哈哈毫不在意。奶奶将我早已湿淋淋的衣服脱去,要为我换上干爽的衣裤。我不情愿地跳来跳去。奶奶一手把住我的胳膊,一手给我穿衣。趁奶奶不留神,我“哧溜”一下泥鳅般躲到炕头一角,笑嘻嘻地望着奶奶。奶奶不及把捏住我滑溜溜的手臂,只能一边笑骂我,一边催我赶紧穿衣免得着凉。她满脸的笑容如盛开的花朵。这一刻,祖孙俩的笑声洋溢在小屋的角角落落。

当桐花零落、桐叶逐渐繁密时,一年中最忙的时节也到来了。终日操劳一大家人生活的爷爷奶奶忙完家务,也来到田间和叔叔姑姑一起收割小麦。奶奶裹了小脚,不能久站,坐在小凳上劳作。尽管戴着草帽,她的脸还是被烈日晒得通红,汗水蚯蚓般顺着她的脸滚滚而下。我转身跑到地头,端起一碗水跌跌撞撞地跑向奶奶。奶奶接过被我泼洒得只剩下小半碗的水,慈爱地摸摸我的头,夸我真孝顺。我心里甜滋滋的,伸出小手抹去奶奶脸上的汗水。

阳春三月,又逢桐花世界。昨夜梦回儿时的故乡,院中的梧桐树依然枝繁叶茂,花香氤氲。清风徐徐,满树紫色的蝴蝶翩翩起舞,我仰望着梧桐,花丛中,爷爷的音容笑貌依然慈祥。奶奶含笑注视着我,我也笑了,眼泪却一滴滴滑落。

 
3上一篇  

中共景德镇市委机关报 景德镇日报社出版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36-0012 邮发代号43-5007  地址:景德镇市广场北路501号 邮编:333000 新闻热线:0798-8286203
所有内容为景德镇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