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版: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风筝的灵魂
柳笛横吹
桐花世界 的乡愁
在春天有一棵树不动声色
 
返回首页  
下一篇4 2019年4月15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风筝的灵魂
□ 鲍安顺
 

余光中在《焚鹤人》中这样描写风筝,你将风筝,不,是自己的灵魂放上天空,去很冷很透明的空间,那儿是鸟的青衢云的千叠蜃楼和海市,最后你的感觉是在和天使通电话,与风拔河,同迷迷茫茫的一切在心神交驰。这真是最最快意的逍遥游了。

我感觉,写的是风筝的灵魂,也是放风筝人的精神境界,那小小的风筝变成了有灵魂的化身,飞的越高越发寒冷,那是高处不胜寒的心灵探索与追求,当然身在高处,也有海市蜃楼,有天使,还有与风交劲的迷茫与快乐,畅游与洒脱。

记得有一位作家说,我们都是爱神放出来的风筝,她一直拉着那根若隐若现的线,让我们在遥远的地方飘荡,寻找自己的灵魂。他还说,飞不高的风筝,是年少轻狂的我们害怕孤独的人,有着发烫的灵魂,就像断了线的风筝,过热之后就会不知所踪。而我从小,就喜欢风筝,也渴望像风筝一样,真实地在天空游荡,或疯癫,或平静。我看风筝,仿佛在无形之间,想到人生境遇,感知喜怒哀乐,梦想那小小的风筝,在悠闲时启迪我,努力与天空相吻,那求得一刻的纯真与浪漫,在记忆里沸腾,唤醒我沉睡懵懂的灵魂。

读刘心武散文集《风筝点灯》,让我内心豁然开朗。书中文章,将笔触伸向人的心理层面,探幽掘微,深入剖析,字里行间流淌着深入的思考和诚挚的情感,给人以启迪,发人深省。我越读越觉得,似乎有风筝在眼前飘荡,像一个个明亮晃动的影子,让我的灵魂有所依托,犹如精神驾驭在心灵的风筝之上,如释重负,那么轻松愉悦。我感觉,我的灵魂也被文中细腻入微的笔触所牵引,从那些散发着敏锐洞察力的温情与洒脱中,享受着雨露阳光,体验着生命恩泽的情深义重。那些字字珠玑,像智慧的火焰,点亮了我心灵渴望的灯盏。

有文人发问,风筝的灵魂在何处?有人回答,在手上,那牵引的力度游刃有余,把握的方向也是轻松从容。也有人回答,在线上,断了线的风筝,如同走上邪路的灵魂,看似自由了,却没了归途,那没了线的风筝,如何飞的起来,又将飞向哪里?正如,没有适当约束的灵魂,才是没有最好的保护与庇佑,最终的命运只是坠落。还有人说,在天空,那儿是风筝幸福的家园,也是它灵魂放飞的天堂。而那位文人听了笑着说,风筝的灵魂在于心灵,没有被心灵关注的风筝,是最大的悲哀,也失去了它放飞天空的意义。

为此我想起,美籍阿富汗作家卡勒德·胡赛尼的长篇小说《追风筝的人》,围绕风筝与阿富汗的两个少年之间展开叙述,那个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他的仆人哈桑情同手足,却因误会而分道扬镳,从而展开了哈桑悲惨遭遇的人性故事。有人称这篇小说,不仅仅展示了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,也展示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史,一个国家的苦难史。小说叙述流畅自然,就像阅读一条清澈的河流中奔腾着人性的激情,蕴含着阿富汗这个古老国家丰富的灵魂,激荡着善与恶的潜流撞击,让世界深入了解了一个遭受战火蹂躏的、默默无闻的地方……在人性和人性的拯救问题的探讨之中,看到了现代人类面临的共同话题——人性救赎的核心价值,是让我看见飘浮的风筝不要成为断线遗失的风筝,隐喻着生命缺失的苍凉与遗憾。

 
下一篇4  

中共景德镇市委机关报 景德镇日报社出版
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:CN36-0012 邮发代号43-5007  地址:景德镇市广场北路501号 邮编:333000 新闻热线:0798-8286203
所有内容为景德镇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